1. <input id="y1jnz"></input>
      <span id="y1jnz"><output id="y1jnz"><b id="y1jnz"></b></output></span>

          1. 【我在監督執紀一線】均分救災款看似“公平”實則不負責

            “張書記平時做事公平,2016年咱村遭受了那么大的水災,每家每戶補的錢都差不多,他可沒有偏袒任何人……”今年3月,我們在調查鐘祥市柴湖鎮某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張某有關問題線索時,部分村民對張某這樣評價。

            村民受災程度肯定有輕重,但每家每戶補的錢竟然差不多?職業敏感讓我意識到這里面肯定有問題。我和同事立即趕到財政部門調取該村2016年度村集體財務賬目進行查看。

            經查,2016年7月,柴湖鎮遭受了嚴重澇災。同月,市財政局、市民政局聯合發文下撥該鎮自然災害生活補助資金50萬元。柴湖鎮民政辦根據各村受災情況分配下發給張某所在村5萬元救災款,明確要求該資金要按照受災群眾自救能力分類救助,不得平均分配和預留資金。

            “從張某向鎮民政辦提供的受災情況統計表來看,該村共有200多戶受災村民,有的村民房屋倒塌、農田淹沒受災嚴重,有的村民則受災較輕,為什么有村民說分配的金額都差不多呢?”帶著疑問,我們找到該鎮民政辦負責人劉某,詢問2016年救災資金的分配情況。

            “都是嚴格按照程序分配使用的。先由各村村委會將受災村民數量、受災類型、受災面積等統計上報,然后民政辦根據全鎮各村受災情況擬定資金分配方案,交由財政部門直接將救災資金發放到各村村集體賬上,村里再按照受災程度分配給村民。”劉某答道。

            “那你知道各村分配救災資金的情況嗎?你督查過救災資金的落實情況嗎?是不是嚴格按照要求進行分配的?”

            劉某有點發懵,怔怔地說道:“那段時間都在救災,沒有時間管這個,只想著發到村里就行了,剩下的都沒管……”

            “救災資金是老百姓的救命錢,情況越緊急,咱們越應該監督檢查,萬一有人心懷不軌,貪污、挪用了救災款,怎么向老百姓交代?”我嚴肅說道。

            “嗯嗯!我錯了,今后一定注意……”劉某額頭冒汗。

            離開鎮里,我和同事又趕到張某所在村,找到當年部分受災程度決然不同的村民進行詢問,大家表示收到了村里發放的200余元救災款,相互間差別不大。

            接著,我們找到張某,張某承認當年村里有200多戶受災,每戶按照200多元的標準進行了平均分配。

            “你們村有的受災嚴重,有的受災較輕,為什么分配的資金都一樣呢?按照相關規定,本次救災資金不能平均分配!”

            “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考慮到如果有人發多了,有人發少了,村里不好平衡,所以就這樣發了,再說我們村干部可一分錢沒拿。”張某自辯說。

            “老張,救災資金是根據群眾受災程序分配的,是解群眾燃眉之急的款項,你這樣平均分配,看似公平,實則損害了群眾的利益,讓救災資金失去了‘救’的作用和意義,這也是對工作不負責任的表現。如果我們的工作做得實做得細,及時將災情和資金分配情況按照程序及時公示公開,相信大多數群眾都能夠理解。”我嚴肅地說道。

            “是我工作沒做好,只想圖簡單,真心接受領導批評,今后一定改正!”張某誠懇表示。

            調查結束后,我們按照組織程序對鎮民政辦主任劉某進行了談話提醒。

            群眾利益無小事,一枝一葉總關情。村“兩委”是解民難、排民憂、順民意的關鍵所在,只有解決好聯系服務群眾的“最后一公里”,才能真真正正地增強老百姓的獲得感和幸福感。(鐘祥市紀委監委  宋文軻)

            色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