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put id="y1jnz"></input>
      <span id="y1jnz"><output id="y1jnz"><b id="y1jnz"></b></output></span>

          1. 【我在監督執紀一線】造假菜單“露了餡”

            2019年3月1日,市紀委監委收到一封匿名舉報信:“2018年11月20日,多寶鎮某藥店接受執法人員檢查時,違規宴請執法人員,且執法人員工作日飲酒……”按照委領導的批示,由同事老韓帶隊,我陪同派駐市經信委紀檢監察組迅速介入調查。

            考慮該案件與醫藥監管部門相關,食藥監局、醫保局、衛計委這三個部門逐漸進入我們視野。隨著排查范圍的逐步縮小,我們了解到,在2018年11月20日當天,由市人社局、醫保局、公安局、食藥監四部門開展聯合執法行動,而負責檢查多寶鎮的是市醫保局劉某一行。隨后,我們徑直來到市醫保局了解情況。

            “是有這么一回事,去年11月20日是打擊騙取醫療基金的專項活動,但我們在檢查完后,只和多寶鎮人社中心韓某、劉某等6人簡單吃了工作餐,并未有接受服務對象宴請的情況。”面對我們的詢問,市醫保局工作人員劉某回答道。

            雖然劉某一再保證并未飲酒,但言語間似乎有些支支吾吾,眼神閃躲。出于職業敏感,老韓當即讓劉某說明當天的用餐情況并提供當時工作餐的菜單及發票。

            緊接著,我們對相關人員逐一進行約談,市醫保局劉某,多寶鎮人社中心韓某、劉某某看似積極配合、態度誠懇,但一提起關鍵問題,他們卻都以不清楚、不記得等話語搪塞,而涉案餐館老板也擔心影響自身利益,極力回避關鍵問題。

            此時本該明朗的案情又一次陷入困境,老韓緊盯著手中劉某提供的菜單,眉頭緊鎖,低頭沉思。

            “你們6人用餐,消費了190元?”老韓對市醫保局劉某,多寶鎮人社中心韓某、劉某某質疑道。

            “因為是工作餐,消費當然就低些。”說著,市醫保局劉某的額頭上慢慢露出了細汗。

            “可是我們已經去餐館查證了,那個餐館在當地屬于中高端水平,你們當天點的那些菜按菜單上要400元左右,為什么只收你們190元?是你們平時給了對方什么好處呢?還是你們提供的菜單根本就是假的?”老韓嚴肅地問道。

            這時,韓某的表情似乎有些松動。老韓接著說:“你們要知道,假菜單是無法蒙混過關的,只有主動說明情況才是出路,盡快坦白吧,能主動認錯并及時改正依然是‘好同志’。”

            “唉,我交代……”隨著一聲長長的嘆息,多寶鎮人社服務中心韓某終于承認了自己違規事實。經查,一行6人并未接受服務對象宴請,也未構成違規公務接待,但上述3人的確在檢查當天中午飲酒,6人共消費390元,由于擔心菜單上的酒水費用被發現,才偽造了假菜單。

            最終,市醫保局劉某,多寶鎮人社中心韓某、劉某某因工作日中午飲酒,辦案組建議給予3人黨內警告處分,未飲酒的3人也受到了相應處理。

            公務人員工作日中午飲酒,不僅影響了正常的辦公秩序,也損害了“人民公仆”的形象。作風建設積之在平日、失之在俄頃,只有持之以恒整治“四風”,動真碰硬、猛藥去疴,形成鐵心硬手抓作風的鮮明導向,才能維護良好的政治生態,給人民群眾一個滿意的答復。(天門市紀委監委 夏大為 ) 

            色老板